2014年9月2日星期二

土伦的亚马逊父子





1926年出生于法国地中海沿岸城市土伦的雷蒙-莫佛莱(Raymond Maufrais)是在对亚马逊河流域的憧憬中长大的,他幻想着有一日穿越土木库马奎山脉(Monts Tumuc Humac),并和那里的土著建立联系。这一憧憬,即使在二战期间他作为抵抗战士时也没有泯灭。

八岁被送至寄宿学校的雷蒙-莫佛莱,与两名小伙伴一起尽情地把法属圭亚那想象成人间天堂。激动之余,他们三人逃学,弄得宪兵们搜索了4天,才在一个洞穴里把他们寻获。

幼年的幻想使他长于文学,且有飘洋过海成为大记者的愿望。这与母亲的期望相违,她希望儿子日后能在家乡土伦的海军基地工作。雷蒙-莫佛莱在一幅世界地图上划了一个红色记号,那里是巴西中部,他告诉自己将来要去这里。1942年,他在BBC的蛊惑下,决定投奔伦敦,不料在悬崖摔断了几根肋骨。养好伤之后,他回到土伦,继续投身抵抗运动,后来还做了战地记者和伞兵。1946年7月,莫佛莱怀揣着单程船票动身前往巴西。

在巴西,他与Brazilia Herald报社的编辑打赌,如果自己能够抵达巴西中部无人区,就能赢得1000巴西币。在一位意大利伯爵夫人的帮助下,雷蒙-莫佛莱穿越了1800公里的水路及森林,抵达 Matto-Grosso 腹地,并发现了一支失踪探险队的遗体。最后在印第安人的攻击下,不得不放弃了计划。

1947年,他回到法国发表演讲,宣布他的未来计划:只身一人徒步穿越连接法属圭亚那和巴西之间的土木库马奎山脉,再沿着亚马逊河上溯到河口,回到赤道上最大城市贝伦(Belém),期间他可能发现在圭亚那森林里的印第安原始部落,他们身材高大,金发,但还活在石器时代。

在离开法国之前,他整理了自己在巴西的生活经历,除了探险之外,他在巴西还采访了淘金者、人口贩子和矿工,了解他们甜蜜的梦想和苦难的现实,这本名为《Matto-Grosso历险记》的书在他死后出版。

1949年6月17日,雷蒙-莫佛莱搭乘Gascogne轮船离开土伦,怀里揣着载有他探险计划的《旅游与科学》杂志,父亲在送行时说,如果你六个月不回来,我就去找你。

法国演员兼导演Jeremy Banster 2014年出品的电影《纯洁的人生》(LA VIE PURE)还原了雷蒙-莫佛莱最后这一段在亚马逊森林中的生活,影片情节源自他在森林中的日记,他记录了每天的生活细节:情感,苦难,困惑,焦躁不安及极度虚弱。

1950年1月13日,他停留在一个叫Dégrad Claude的地方,把相机和日记放在一个袋子里,跳进了亚马逊河,从此人间蒸发。2月底,一名经过的印第安人发现了他的遗物,7月6日,荷属圭亚那(今苏里南)通讯社发出了雷蒙-莫佛莱失踪的消息。

有人幻想森林里的印第安人收留了奄奄一息的雷蒙-莫佛莱,他在康复之后做了头领;有一名曾与他一起在巴西探险的记者相信雷蒙-莫佛莱躲进了森里里,目的是为了让他父亲实现自己的诺言,来亚马逊森里中找他回家,以制造更大的轰动;另有人相信,伤病使他做了印第安人的俘虏,被关押在某处高山之中。

1952年7月18日,雷蒙-莫佛莱的父亲 Edgar Maufrais 出征寻子,12年中前后出行18次,走了12000公里,为了凑集路费,他卖掉了家中的首饰,花光了儿子两本探险著作的稿费和自己寻子著作《寻找儿子》的稿费。1964年6月,饿昏在森林中的他被警察营救,方放弃寻子,回到土伦十年后去世,他的妻子在失去独子后郁郁寡欢至神志失常,1984年病逝。

雷蒙-莫佛莱的传奇经历成为了家乡土伦及法国人的精神遗产,“探险者雷蒙-莫佛莱之友协会”(l'Association des Amis de l'Explorateur Raymond Maufrais)吸引了一代代法国人,雷蒙-莫佛莱的探险回忆录被翻译成20多种文字,现在Jeremy Banster的电影又还原了他们的影像。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